文/邝耀章
根据法律改革机构的一项研究报告,2016年至2020年期间,有将近700人因涉嫌违反《资讯和电子交易法》(Undang-undang Informasi dan transaksi Ekerctronik /UU ITE)而被监禁。因此,该机构敦促佐科威总统和国会撤销《信电交易法》中所有橡胶(不明确/模棱两可)章节,这些章节通常被用作将公开表达不同观点者定为犯罪的工具。
刑事司法改革研究所(ICJR)执行董事Erasmus Napitupulu上周二对印尼BBC新闻表示:“如果不废除或大规模修改ITE法律中的刑事条款,修改只是空谈,而且只是说说罢了。”
该声明是针对印尼政府“将讨论修改ITE法的倡议”的回应,此前佐科威总统发表声明称,他将推动对该法律的修订,因为越来越多的公民互相举报,使案件不断增加。
根据民间社会汇编的资料,在2016-2020年期间,《 ITE法》及其橡胶章节的定罪率为96.8%(744例),监禁率很高,达到88%(676例)。
东南亚言论自由协会(SAFEnet)的报告得出的结论是,新闻记者,激进主义者和喜欢发表攻击性言论的公民,大多被橡胶章节定为刑事犯罪,因橡胶章节往往含有多种解释,目的是用来压制攻击当权者的声音。
根据LBH Pers进行的监测,在2020年期间,至少有10名新闻工作者被指控利用2016年第19号法律中有关ITE的条款进行报导。经常使用的条款是有关诽谤的第27条第(3)款和有关仇恨言论的第28条第(2)款。
《资讯和电子交易法》于2008年首次通过,并于2016年进行了修订。当时,法律的修订是基于宪法法院的决定。
政府与国会拟一起修订UU ITE
佐科威总统表示,如果认为该法律的实施不符合正义感,印尼政府将开放修订《 ITE法》的空间。总统于2月15日在向国军和国警领导人的会议上说:“如果ITE法不能提供正义感,我将要求与国会共同修改ITE法,因为它的来源是来自国会。”总统继续说:“特别是删除可能具有不同解释,容易单方面解释的橡胶章节。”随着越来越多的公民向员警举报,总统也呼吁员警在接受关于违反ITE法的举报时要更具选择性。佐科威说:“对于有可能导致多种解释的章节,必须仔细解释。要格外小心。有必要制定ITE法的官方解释准则,以便使其更加清晰。” 
SAFEnet执行董事Damar Juniarto认为Jokowi的声明与他先前要求公众批评的声明密不可分。
国际刑事法院刑事司法改革研究所(ICJR)执行主任Erasmus Napitupulu强调,要求员警有选择性地不要将其定为刑事犯罪的呼吁应适用于所有公民,而不仅仅是其支持者。
Erasmus说:“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不容易受到《 ITE法》的指控,所以请确保您支持政府。如果您不支持政府,那么就容易坐牢了。”他说,许多人包括一些知名人士,都成为《 ITE法》中橡胶章节的受害者,如音乐家Jerinx,活动家Dandy Dwi Laksono,Buni Yani到Baiq Nuril Maknun(龙目岛Mataram的名誉教授)。
但是,Erasmus Napitupulu认为,政府的举措还不够。据他说,它需要国会的共同承诺来修改法律。 “必须做出承诺的人不仅是佐科威,不仅是政府,而且是现任的国会及国会里每个政党。”
 国会的反应
国会里的立法机构(Baleg)副主席,同时也是国民民主党(Nasdem)国会党团副主席,威利•阿迪亚(Willy Aditya)表示;“我们可以将其纳入工作会议中,也许会在三月会议开幕之初进行,然后,如果政府提议对此表示同意修订,则民意调查将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因为它是跨委员会的。” 
“或者因为国会日益增长的愿望也要求几个派系对ITE法进行一些修改。这也是Baleg作为立法机构的主动权的作用,”他补充说:“我们必须发展一种积极的沟通文化,我们需要与此有关的法律文书。适应性法律文书是对ITE法律本身的修订。”
同样,由于许多橡胶章节具有多种解释,国会副议长阿齐斯•参苏丁(Azis Syamsuddin)欢迎修订ITE法。
这位参加国会政党联盟的从业党政客说,由于橡皮章节的原因,一些社交媒体上的小问题,被一些公民揭发。
 阿齐斯说:“公众已厌倦了诽谤和侮辱性条款。这就是我们所听到的,如果有代表《 ITE法》的报导。” 
拟议将删除和修订有问题的章节 
作为民间社会联盟一部分的SAFEnet提议删除或修订ITE法中的九项有问题的条款。这些条款成为向警方提报的基础,目的是为了向员警报告,但最近这些提告已堆积如山。 
 SAFEnet的Damar Juniarto说:“我们希望从ITE法中删除第27条第1款至第29条。”规范不道德行为的第27条第1款通常用于线上惩罚基于性别的暴力的受害者。同时,有关诽谤的第二十七条第三款通常被用来压制公民,维权人士和新闻工作者或媒体的法律表达。另一方面,经常被用来镇压批评员警,政府和总统的公民。 
至于规范仇恨言论的第二十八条第二款,通常用来镇压宗教少数派和镇压批评员警,政府和总统的公民。 
此外,规范暴力威胁的第二十九条通常用来惩罚那些想向员警举报的人。 
除上述条款外,Damar还说,还有许多有问题的条款容易被滥用,并可能破坏民主生活。因此,这些条款需要修订。 
例如,第36条规定了损害赔偿金,通常引用该损害赔偿金是为了增加对诽谤者的惩罚。 
关于禁止内容的第40条第2a款,通常是终止互联网连接以防止恶作剧或虚假新闻传播的基础。同样,第40条第2B其中规定终止访问网络的问题,强调政府将优先于有关终止互联网的连接由法院所判决。 
最后,关于诽谤行为的监禁威胁的第45条第3,通常成为调查期间拘留的依据。 
暂停处理ITE案件 
Darma说,修订《 ITE法》具有重要价值,即恢复电子交易法“ ITE法的精神”。但是,他意识到法律监管的过程并不容易。他预计,与2016年ITE法的上一次修订一样,DPR中的讨论“将非常艰难”。当时,在做出政治决定的时候,政党之间的利益拉锯战,在确定ITE法的修订中起了更大的作用。结果,2016年修订版并未使《 ITE法》变得更好,反而引起了不必要的章节。 
他说:“实际上,在制定法律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制定更好的法律,也可能制定更糟糕的法律。但是,我们希望每个人都知道问题的根源,以便更好地监管这一网际空间。” 
“在等待政府正在讨论的修订《 ITE法》的过程中,为减少该法的有害影响,目前需要做的是“暂停执行ITE案”。“这可能是佐科威总统所采取的方式,因此,暂停可以由员警承担。例如,员警更具选择性,或者员警可能不处理《 ITE法》的案件。另一种方式是鼓励最高法院发布通知以终止ITE案件。 ” 
他说:“否则很难期望能迅速修订。我们希望这些机构,开始考虑可能的暂停措施。” 
同时,在总统呼吁提高处理与ITE案件相关的报告的选择性之后,国家员警总长利斯特约•西吉特•普拉博沃(Listyo Sigit Prabowo)说,警方将优先考虑教育,说服力和寻求恢复性司法。 “这也是为了确保《 ITE法》中,被防止橡胶章节有可能在以后被用于相互提告或相互举报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