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文版商报雅加达讯】财政当局需要最大限度地提高来自高阶层私人纳税人,也就是那些被证明不受经济衰退影响的富人的税收。除了作为可靠的税收来源之一,这一步骤还具有减少不平等或基尼系数的潜力。
根据财政部的数据,去年第25/29条个人所得税收入(PPh)被证明具有弹性。这类税收收入为11.56兆盾,相当于政府设定目标的112.92%。
对富人的征税,也是唯一能够在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带来的经济压力下积极增长的主要税种。2月22日,财政部在2020年国家收支预算(APBN)报告中写道:“第25/29条个人所得税收入依然录得同比正增长3.21%。“
另一方面,中央统计局(BPS)指出,2020年9月,以基尼(gini)比率衡量的我国人口支出不平等程度为0.385。这一数字比2020年3月的0.381增加0.004点,比2019年9月的0.380增加0.005点。
优化富人的税收可以用来满足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如果采取这一步骤,要满足今年支出的政府,便可以减少其债务部分。
MUC税收研究机构执行主任Wahyu Nuryanto说,我国的一个典型问题是贫富之间收入差距过大。这意味着我国上层阶级民众的收入增长速度快于下层阶级民众。不过,据他说富人收入虽增加,但其缴纳的个人所得税还低,并不符合第25/29条的条例。
他说:“这表明,到目前为止,我国的税收制度在减少收入不平等方面还没有取得成效。事实上,税收应该是财富再分配的一种手段。”
参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发达国家的税收结构以个人所得税为主,其次是增值税(PPN)和企业税,又称企业所得税。
然而在包括我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情况恰恰相反,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实际上对税收的贡献最大。至于第25/29条个人所得税,即使与雇员缴纳的所得税相比,其比例也是非常小。这意味着,劳动者和正式劳动者的纳税遵从性远远好于成为个人所得税第25/29条纳税对象的富人。
他说:“如果你优先考虑公正原则,有能力的人理应比不那么幸运的人交更多的税。”。印尼青年企业家协会(Hipmi)中央执行局金融和银行业务负责人Ajib Hamdani说,向富人征税的潜力仍有待财政当局探索。他认为,税收工具可以减少不平等,这与税收的功能之一调节收入相一致。(x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