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塔拉社雅加达讯】贸易部表示,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我国棕榈油工业通过出口活动,及对农民带来的直接影响,已能够支持国家经济。
贸易部农业和林业产品出口经理Asep Asmara在雅加达通过在线监测的棕榈油视频研讨会表示,在2020年爆发大流行期间,棕榈油产品的出口额比2019年有所提升。
棕榈油产品的出口额达到210亿美元,占非油气出口总额的13.5%,或占我国出口总额的12.86%。在2019年的棕榈油出口额达到187.5亿美元,占非油气出口总额的12.03%,或占我国出口总额的11.18%。
此外,他续说,棕榈油工业亦能够吸纳530万名工人。由于棕榈油价格保持稳定,2120万个农民和他们的家庭把生计依靠棕榈油工业产业。
“欧盟评价,从环境和健康的来看,我国棕榈油工业能够成为社区的收入来源,”他阐述。
我国棕榈油种植园面积为1472万公顷,分布在全国190个县区,因此,棕榈油工业能够对地区经济产生积极影响。
他声称,全球对棕榈油的82%需求都由我国和马来西亚满足。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和供应国,因为我国向全球提供的56%需求。
“在爆发疫情大流行前,或者大流行时,棕榈油工业一直成为向国家贡献外汇收入的工业,”他这么说。
同一场合,贸易部农业和林业产品出口经理Asep Asmara声称,为了向国际世界推广国家棕榈油产品,贸易部准备颁发印尼可持续棕榈油(ISPO)认证。
他认为,2020年第44号有关我国可持续棕榈油种植园认证体系的总统条例已回应了国际世界对棕榈油产品提出的各种批评和负面问题。
“我们将使用2020年第44号有关印尼可持续棕榈油认证的总统条例。我们是希望能用棕榈油产品发展的国家,以致棕榈油工业成为基础,为要发展的我们社会提供了许多生计,”他称。
他说,国际世界,特别是欧盟通过环境和森林破坏问题经常发布有关棕榈油的负面运动已经在上述总统条例得到了解决,该总统规定了,必须通过颁发认证制度而修复。
“请国际世界再研究和监测我国的棕榈油工业情况。我们已经暂停了在清理土地开辟油棕之地。欧盟必须理解这一点,”他补充称。
他希望,我国颁发的印尼可持续棕榈油认证能受到国际世界的欢迎,并能与其他国家的棕榈油认证一致。
贸易部记载,我国棕榈油出口到欧盟而面对的一些障碍是法国取消对棕榈油制成生物燃料产品而提供的税收优惠、欧盟提出的3-MCPD污染物问题,及欧盟当局对从我国进口的生物柴油产品不提供补贴的政策。
其他的障碍是无含有棕榈油的粮食产品的标签,及限制或停止在欧洲国家几家超市销售棕榈油产品。(v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