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经济增长、人口增长和电气化的影响终将使电力需求显著增长。目前和未来电能需求骤增的趋势已是无可避免。
另一方面,化石能源开始被抛弃,新可再生能源(EBT)预计将最大限度地满足电力需求。须知化石能源给社会带来繁荣的同时却也带来了灾难。
由燃烧化石燃料驱动的现代工业和运输部门活动,导致排放的废气在大气中累积数百年,阻挡了反射到地球上的太阳光辐射过程。
来自化石的污染物碳在空气中的积累,造成二氧化碳和甲烷气体等温室气体效应。其最严重的后果是导致气候变化,地球平均温度因此升高 2 摄氏度以上,从而对人类和动植物群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
从那时起,能源部门的利益相关者意识到要立即加快从化石燃料到新可再生能源(EBT)的使用过渡计划。在我国,这一能源转型过程理应能顺利进行,因为努山达拉群岛拥有从太阳能、水、地热到风能的众多绿色能源。
最近,能源和矿产资源部新可再生能源及节能总司表示,在新可再生能源法草案完成后的未来10年内,开发新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将达到400兆盾。在此期间,我国的新可再生能源能量达到20千兆瓦(GW)。
根据能源和矿产资源部的数据,2020年实现的新可再生能源发电厂装机能量达到10467(MW)。该部委还计划将今年的总装机能量提高到12009兆瓦。
在这一总能量中,新可再生能源仍以水力发电厂(PLTA)为主,达到6121兆瓦(MW),其次是约2130兆瓦的地热发电厂(PLTP)。我国的新可再生能源还包括能量为1903.6兆瓦的生物能源发电厂、143.3兆瓦的风力发电厂、153.5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厂和3.6 兆瓦的混合发电厂。
通过全面利用绿色能源以满足社区需求的努力尚不理想。提高新可再生能源份额的发展规划,尤其是电气化过程,面临着各种挑战。
地理条件、昂贵的技术、财政、机构和监管等方面的制约因素,都成为增加可再生能源(包括在国家能源结构中)份额的挑战。 
能从化石能源平稳过渡到新可再生能源的应用战略,无非是加强政府机构在绿色能源发展领域的能力。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应对机构间的障碍和新可再生能源实施减缓的许多挑战。
有鉴于此,我国有望成为世界上能够为人民提供清洁能源,同时也为全球环保做出贡献的国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