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塔拉社雅加达讯】工业部建议基于棕榈油加工的下游化油脂化工工业的三项战略,以便能在大流行期间受到全球消费者青睐的产品。
工业部农业产业总局代理局长普杜·朱利(Putu Juli Ardika)在雅加达发布声明时说:“第一,在特定天然气价格政策可继续实施后,扩大产能和提高生产成本的效率。”
第二,通过使用工业植物油和工业月桂油(IVO/ILO),替代价格更贵的食品级棕榈油和原棕仁油(CPO/CPKO),提高油脂化工工业用的棕榈油原料的效率。
工业部在2019年通过2020年第8875号有关工业植物油用于制造绿色燃料的印尼国家标准,已经协助发布工业植物油和工业月桂油产品质量标准化。
此外,工业部建议,工业家通过正在工业部的茂物农业中心(BBIA)兴建的工业试点工厂设备的协助,商业化油脂化工下游产品的研究结果成为工业规模。
“利益相关者可以利用上述试点工厂设备的工业服务,来提高准备的技术和制造水平,以便油脂化工技术的发展成果不会受到实验室研究规模到工业商业化之间的过程的阻碍,或称为死亡之谷现象,”他阐述。
众所周知,我国作为世界棕榈油的供应商而闻名。在2020年,我国棕榈油和原棕仁油的总产量达到5214万吨。
根据印尼油脂化学生产商协会(Apolin)的数据,今年1月至5月份期间,油脂化学品的出口量比去年同期上升10.47%成为166万4000吨,出口额为153万6000美元。
我国棕榈油加工过程确实是优越的,能从目前下游产品出口量与棕榈油原料出口之间的比率达到85%:15%。
大约160种下游产品已经能够在国内生产,来满足粮食、植物药/营养品、油脂化学品,及可再生燃料/生物柴油的需求。
“油脂化学品也是全球社区许多需要的卫生产品的原材料。在大流行开始时,个人洗涤油脂化学品的出口提高26%,”他如斯称。
下游化棕榈油工业始于出台2011年第128号财政部长条例的首个契机,关于对出口商品规定征收出口关税的规定。
“可看到可以推动进行下游化的几个因素,比如全球消费者有所改变更喜爱可再和环保产品的趋势、对个人和环境卫生的高度认识,及优先考虑价格合理的高性能植物产品的现代性,这使油脂化工工业有机会获得对增长幅度更大的第二次契机,”他进一步说。(v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