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稽查署(BPK)关于国家经济复苏(PEN)预算差额的审计结果令人震惊,因为其巨大金额,当局有必要明确说明个中缘由,以免造成人们对政府在疫情期间管理预算缺乏责任感的怀疑。
上述基金差额是财政稽查署经过审计发现的,该审计表明PEN总预算为841.89兆盾。而财政部声称是695.2兆盾,正是这两个数字之间产生的差额。因此,PEN预算的审计结果存在147兆盾差额,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目,须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财政部本身否认该审计结果。财政部通信和信息服务局长Rahayu Puspasari表明,之所以会出现约147兆盾的差额,是因为还有几笔基金计划没有列入政府公布的成本中。他说:“政府公布的处理新冠病毒和国民经济复苏(PCPEN)委员会项目总数为695.2兆盾。但稽查结果显示,2020年国家预算中分配的PCPEN项目成本为841.89兆盾。”
随后财政部再次澄清,上述基金差额分配给了三个岗位,即部委和机构(K/L)内部对新冠病毒的处理工作、印度尼西亚央行(BI)和政府分担的成本,以及已分配的补贴支出计划。
财政部的解释过于笼统,未能澄清巨大基金差额的问题以及完全基于法律文件的审计结果。这不仅是由于对PEN预算的看法不同,而且是基于官方文件的实地调查结果。
财政稽查署的调查结果不容忽视,因为存在法律和政治后果。财政稽查署是唯一有权对国家财政管理和责任进行审计的国家机构,当然不会贸然公布其审计结果。
财政稽查署将依法监督审计结果的后续落实情况,被发现不履行财政稽查署建议义务的官员或会受到法律规定的行政制裁。如果在国家财政审计中发现犯罪成分,则财政稽查署可以将此事报告给获授权执行法律的主管机构。
从宪法上讲,财政稽查署的存在旨在支持国会负责预算和监督者的职能。该授权符合1945年宪法第三次修正案的规定,其第23E条款规定,财政稽查署进行的审计结果提交给国会、地方代表理事会(DPD)和地方议会(DPRD)。这些国家机构随后将跟进财政稽查署审计报告的结果。
因此,对于上述PEN预算存在差额的问题,国会必须做出适当回应,而不是保持沉默。从制度上讲,国会尚未正式要求财政稽查署提供说明。“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收到国会为聆听对此事的解释的正式信函。”财政稽查署主席Agung Firman Sampurna在9月10日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说。
国会的沉默引发公众的怀疑。这起案件缓慢披露的背后,究竟有什么需要受到“保护”的事物?我们怀疑在回应此案时显得结结巴巴的国会本身未预料到如此巨大的预算差额。现在由支持政府的联盟控制的国会当然不希望这个问题演变成一个重大问题,因为它可能会将政府拖入困难和复杂的境地。
然而,如果国会保持沉默,甚至有意“袒护”这个案子,以免给政府带来麻烦的话,它可能会变成未来的定时炸弹。我们需要避免前车之鉴,例如至今久拖未决的央行周转资金(BLBI)和世纪银行等案例。
为了国会作为人民代表机构和佐科威总统政府的责任,这个案例不该被掩饰,尤其被雪藏。无论其后果如何艰难和痛苦,我们鼓励国会立即传唤财政稽查署,随后再向政府澄清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