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机构的一项研究估计,多达29%的印尼人(约7890万人)接触过新冠病毒(COVID-19)。这一数字相当令人惊讶,因为迄今为止,关于新冠病毒阳性居民的官方数据只有422万人。
人们一直对政府的官方数据存有疑虑已好些时候了。流行病学家也多次指出,就像冰山现象一样,表面看起来很小,但被水覆盖的山体却很大。流行病学家的担忧与国际研究所的结果可说不谋而合。
上周,美国健康指标和评估研究所(IHME)发布了关于新冠疫情发展的预测。截至10月1日的报告也关注我国的新病例、住院和死亡人数的不断下降。IHME报告说:“由于疫苗接种覆盖率低,有很大比例的人口仍处于危险之中,因此情况依然脆弱。”
他们还说,到2022年1月1日,将对新冠病毒德尔塔变种免疫的居民为36%。因此,病例激增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IHME记录显示增加疫苗接种覆盖率、减少接触次数、减少流动性和遵守卫生协议的重要性。研究人员说:“管理流行病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增加病例检测,以便在病例开始上升时能够更快地作出反应,并实施有效的预防措施。”
澳大利亚Griffith大学的流行病学家Dicky Budiman在回应这一发现时说,病例数量的下降是受到免疫力的影响。不仅是因为接种了新冠疫苗,还因为接触了新冠病毒而形成了自然免疫。10月6日,Dicky解释说:“病例数量的下降主要是在爪哇-巴厘岛和一些爪哇岛以外的地区,这是由于约30%暴露人群的免疫状况造成的。”
Dicky称,尽管已经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具有天然免疫力,但这种免疫力在感染后平均三个月内会下降。IHME的报告提醒,29%接触过新冠病毒的人必须注意这一点。
“如果你在8月底、9月初或中旬度过危机期,那么年底或两三个月后,特别是感染后的平均3个月,又是一个脆弱的时期,大约29%的人的免疫力会下降。”Dicky总结道。
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IHME)的计算表明,截至2021年5月中旬,我国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数达到11万8796人,是官方报告的2.5倍多。全球有71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这一数字是5月21日正式报告的全球新冠病毒343万死亡数据的两倍多。
Dicky要求我国政府继续扩大社区活动限制(PPKM)的适用范围。他说,1:15的追踪率是不够的,因为检查了15名接触者,很可能他们还有其他应该接受积极检查的密切接触者。Dicky说:“因此,测试和追踪是我们的资本,以便能更从容地面对第三波的可能性,我认为第三波疫情可能是由于最近的低测试和政策的放松累积造成的。”
这些数据确实令人担忧。此前,我们收到的信息也称,被“PeduliLindungi”应用程序挡驾的数千人依然在社区自由漫游。他们是没有接受治疗,也没有自我隔离的无症状人群(OTG)。因为他们曾试图进入商场等公共设施,因此传播的风险非常大。那些在公共设施中没有被PeduliLindungi应用程序检测到的人又如何呢?
公众确实需要关于新冠病毒患者数据以及仍在发生的传播可能性的有效和可信的信息说明。我们当然相信政府,但我们也不能忽视国际机构的研究成果。
民众已越来越聪明,不再容易上当受骗。然而,我国农村和边远地区仍有许多人获得信息的机会非常有限。他们只能依靠政府官员的解释和信息。如果所传达的信息与客观情况不符,当然受害不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