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科威总统或可以立即赦免班达亚齐Syiah Kuala大学因批评其大学机构而被定罪的一名讲师马赫迪(Saiful Mahdi)。国会(DPR)已批准对卷入《电子信息和交易法》(ITE)的该讲师给予特赦。
这不是第一次发生的案子了。此前西努省(NTB)的一名妇女努里尔(NurilBaiq),也卷入ITE法而被法院判刑。努里尔被判有罪,因为她被指控录制和传播马打蓝市(Mataram)第7国立高中前校长的不道德谈话,后者经常给她打电话。努里尔被法庭判刑,但随后总统赦免并释放了他。
马赫迪因批评班达亚齐Syiah Kuala大学的机构而受到指控。马赫迪抗议接受準公务员(CPNS)担任Unsyiah工程学院讲师的过程。他知道其中一名参与者通过了考试,尽管他上传了错误的文件。马赫迪于2019年3月通过WhatsApp应用程序集团传达了批评,其内容如下:“Innalillahiwainnailaihirajiun。昨天在公务员考试期间获悉FT Unsyiah领导层常识消亡的噩耗。证明技术决定论很容易被败坏?”
教长随后把马赫迪告上班达亚齐警方,后来根据ITE法第27条第3款的规定,他被定为涉嫌诽谤案的嫌疑人。班达亚齐地方法院判处他三个月监禁和1000万盾的罚款(或监禁一个月)。马赫迪被认定犯有诽谤罪,符合 ITE 法第 27 条第 3 款和第 45 条的规定。
马赫迪不接受该判决并提出上诉,但遭驳回,其上诉最高法院的努力也以失败告终。
关于第27条第(3)款的联合法令(SKB)中载明:“故意实施的行为,其目的是分发/传播/提供可获取的信息,其内容通过指控某件事来损害某人的名誉,以公诸于众。”
上述条款很容易被误解,并且容易被利用来压制言论自由。相当多的类似案例都是以“攻击某人的荣誉”为借口发生的,用以诱捕持批评观点的人。
国会议员哈米德(Hamid Noor Yasin)认为,马赫迪(Saiful Mahdi)案表明,ITE法仍然存在问题。他在上周说:“逮捕马赫迪的案件在我国犹如冰山一角,其原因是该法律在正常内容和适用方面都存在缺陷。”
据他说,还有许多类似马赫迪的案件,利用ITE法律诱捕某人。然而,出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公众知道的并不太多。哈米德说:“必须维护作为民主支柱的公民自由,必须保护学术讲坛上的自由,必须恢复在公共领域发表批评意见的自由。”
哈米德说:“ITE法律的过度刑事化不仅仅是由于法律应用上的错误。然而,它的根源也在于一些条款在规范准则的制定或违法行为方面存在重大缺陷。”
Padjajaran大学的宪法学教授Susi DwiHarijanti认为最高法院及其司法部门对马赫迪的有罪判决并没有体现出对学术自由的支持。“我们的司法机构,特别是法官,对学术自由没有表现出公正性。”Susi在审查关于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的决定的议程中说。
Susi认为高等教育世界的崩溃是由两件事造成的。首先是内部因素,即校园内的领导者是行政官僚的领导者,不具备学术领导者的特征。其次,外部因素是一国各权力部门的干预。
我们强调政府和国会在修订ITE法律方面的重要性,以避免NurilBaiq和Sauful Mahdi所经历的法律纠纷再次发生。赦免成为一种非常重要的公共教育,让各方都能平等地看待问题,不再有可以用来诱捕和压制学术自由的非常有害的“橡胶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