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漫长的等待,印尼自由港有限公司(Freeport Indonesia)的铜矿石加工冶炼厂终于破土动工。这是非常具有战略意义,预计将提供巨大附加值的项目,当然还有利于加强国内产业。
10月12日,佐科威总统在东爪哇锦石市(Gresik)经济特区(KEK)为该冶炼厂的建设奠基。总统强调,我国被列入世界上铜储量最大的七个国家之列,因此希望这种潜力能为国民经济创造最高的附加值和最大的效益。
佐科威说:“这是一项与铜矿业相关的战略政策,我们控制了自由港公司51%的股份,当时我们鼓励自由港建设国内冶炼厂,希望增加铜矿业的附加值。”
据估计,这座冶炼厂在建设期间吸收多达40000名工人。占地100公顷的印尼自由港冶炼厂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单线冶炼厂,年加工能力为170万吨铜精矿或48万吨铜金属。
经济统筹部长艾尔朗卡(Airlangga Hartarto)表示,该冶炼厂的建设已成为历史。40年来,自由港冶炼厂的生产利润都是外方享有。他说:“今天是历史性的,因为全部将在锦石生产。”
国企部长埃里克(Erick Thohir)表示,这家国有公司的利润将倍增。去年的利润记录为10兆盾,今年预计将达到40兆盾。冶炼厂的建设将耗资42兆盾。
该冶炼厂用于提纯铜并生产铜阴极。此外,该设施还将用于精炼贵金属,以生产金、银和其他贵金属。埃里克说:“这样以后我们每年平均可以生产35吨黄金,交易价值为30兆盾。”
由于疫情蔓延,其建设一度被推迟。最初,自由港将与中国投资者青山钢铁公司合作,在Halmahera东南部的Weda Bay修建一座冶炼厂。然而,该合作并未继续,最终决定在Gresik修建。
我们当然赞赏这家冶炼厂的建设,因为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希望我国所有矿产品都先在国内加工。这期间都在国外加工,让外国公司中饱私囊,而我们却承担巨大的损失,其中包括大规模采矿造成的环境破坏。
除铜加工外,我们还有几家镍加工冶炼厂。据政府说,仍有27家镍矿加工冶炼厂在建造中。政府确实要求镍出口商在国内兴建加工设施,以增加其附加值。
我国每年出口价值4亿美元的镍,其实若在国内加工,其价值可能高出数倍。此外政府担心,如果继续像今天这样大规模开采,镍储量将越来越少,并在未来10年内耗尽。
前些时候政府停止了镍矿出口,但是否真有效,仍有许多人对此表示怀疑。印尼大学(UI)资深经济学家费萨尔·巴斯利(Faisal Basri)提供的信息称,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从印尼进口了340万吨,价值为1.936亿美元或相当于2.8兆盾,由此可知镍矿出口存在漏洞。
因此,在执行政府政策方面仍然存在许多问题。执法往往薄弱,国家继续遭到损失。
因此,锦石自由港冶炼厂建设的所有预期结果仍然是最终结果如何的问题。到目前为止,由于各种原因,包括之前镍出口的偏差,政府政策的实施往往没有达到最初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