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最高检察长布汉努汀(ST Buhanuddin) 希望解决过去国内发生的严重侵犯人权案件的愿望值得赞赏。 然而,这种努力其实并不足为奇,就连佐科威总统本人也强调过将致力于解决侵犯人权案件。
侵犯人权案件总是与当权政府和当局的政治局势有紧密的关系。治安部队 采取镇压手段维持治安,经常导致弱势和无助的公民成为受害者,侵犯人权行为也就会发生。
根据印尼国家人权委员会(Komnas HAM) 的记录,有 12 起过去侵犯人权的案件现在挂在总检察长办公室悬而未决, 没有下文。 总检察长布汉努汀是否真的认真调查、调查和审查这些不同案件的证人仍然是一个问号。 看似人权捍卫者仍然需要耐心等待总检察长是真的认真处理上述侵犯人权案件,或许只是政治宣传口号而已。
据悉,总检察长已责令负责特殊犯罪的副总检察长立即采取战略措施,加快完成涉嫌严重人权案件。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将针对此案采取适当有效步骤处理相关人权案件。
印尼国家人权委员会对总检察长采取的步骤 表示欢迎。人权委员会专员阿米鲁丁(Amiruddin)还希望政府发布一项新政策,作为实现受害者权利的法律基础。 不要因为法律程序选入僵局而受害者的权利又被忽视。
阿米鲁丁鼓励总检察长办公室对印尼国家人权委员会 提交的 12 起严重侵犯人权案件进行彻底调查。 他还要求解决过去严重侵犯人权的措施不仅仅是一种论述。 必须 组建调查小组并采取实际的步骤。他解释说。
迄今为止,根据 2000 年关于人权法院的第 26 号法律第 18 条和第 20 条第 1 款,印尼国家人权委员会已完成对 12 起涉嫌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件的调查。
全部调查文件均已提交给总检察长。 有的档案有15年的历史,有的是近两年发生的档案,分别是关于巴布亚Paniai事件。
12 起严重侵犯人权的案件包括 1965-1966 年的政治事件、神秘枪击事件(1982-1985 年)、Talangsari 案(1989 年)、Trisakti 和 Semanggi 案(1998-1999 年)、谋杀巫医 (1998)、被绑架后失踪案件 (1997-1998) 和其他一些侵犯人权案件。
然而,国际特赦组织印度尼西亚执行主任乌斯曼哈米德(Usman Hamid)周一(11月22日)评估说,国家最高检察长布汉努汀的声明不足以解决严重侵犯人权的案件。 “我认为该声明对侵犯人权案件根本没有有助于处理案件的进展。”
乌斯曼不同意政府使用非司法机制解决侵犯人权案件的举措。 这一步骤被认为是为了保护严重侵犯人权的肇事者免受刑事制裁。 “这种方法不可能满足受害人的正义感,实际上甚至似乎是给肇事者‘洗清罪名’寻求政府庇护的一种方式,” 他这样说道。
我们当然必须耐心等待最高检察院采取具体步骤解决这些案件。 社会需要证据,而不仅仅是口惠而实不至的承诺。 有违反人权案件已30多年了,使得调查需要高度精准性、精确性和严肃性。
值得一提的是,人权斗士穆尼尔(Munir)的实况调查组几年前在国务秘书处档案中丢失的调查文件。 如此重要的文件岂能会丢失,理应作为进一步调查该案件的宝贵证据,以便可以披露人权活跃人士穆尼尔遭杀害背后的真正策划者。 虽然总统佐科威已责令总检察院和国家警察重新调查此案,但迄今为止仿佛石沉大海,再也没有任何后续行动了。
社会大众期待总检察长认真处理过去的严重侵犯人权案件。 希望政府也给予全力支持。 否则,结果还是像以前一样,徒劳无功,甚至是《无言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