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法院(MK)判决2020年第11号《综合性创造就业法》(UU Cipta Kerja),也被称为《综合就业法》俗称Omnibus Law违反了1945年国家宪法的裁决令人惊讶,并具有极为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宪院判决《综合就业法》在制定过程中并未遵循向公众开放透明的原则。法院也认为,综合就业法中的合并方式或总括法,并不清楚该方式是制定新法还是修订法案。因此,法院责令政府和国会在宣读判决后两年内修改《综合就业法》内容。如果两年内没有做出任何修改,《综合就业法》将自动被宣布为永久违宪。此外,法院表示,《综合就业法》中包含的所有法律在修订之前一直有效。宪院要求政府将暂停《综合就业法》中的所有战略性和影响广泛的执行条例。包括发布与《综合就业法》相关的新政府执行条例。
在审判过程中,并不是全部9位宪法法院法官持有同样的看法,5位法官判决
2020 年第 11 号《综合就业法》有条件违反1945年国家宪法,但是4位法官表达不同意见。其中阿里夫(Arief Hidayat) 法官认为,应宣布拒绝对《综合就业法》进行司法审查的申请。 他认为,虽然《综合就业法》在形式上和技术性上都存在缺陷,但国家亟需《综合就业法》。
阿里夫法官上周四(25日)在雅加达中部宪法法院大楼举行的听证会上说:“目前国家迫切需要这项法律,因此我们认为,应宣布拒绝对综合就业法进行司法审查的全部申请。”
众所周知,2020年11月2日,佐科威总统正式签署《综合就业法案》,确实受到了商界和投资者的赞赏,但遭到了工人/劳工的拒绝,和公众的批评,但是政府和国会都一致同意通过该法案。许多条款被认为对工人/劳工有害,对雇主更有利。
工人非常关注《综合就业法》中的一些要点,其中包括每小时工资规定的问题。 这些规定都是工人反对的重点之一,因为若以每小时计算工资,就没有最低工资标准的规定了。 此外,允许外劳工作(TKA)问题也被工人拒绝,裁员解雇津贴问题,生态危机问题,企业家免于受刑事处罚,扩大使用外包劳动力和合同工问题。
但是《综合就业法》内容体现了政府希望进一步简化政府审批流程,吸引外商投资的决心。政府根据《综合就业法》制定了与投资和就业相关的各种法规。 然而宪法法院的裁决使这些设计都将推迟。
经济统筹部长艾尔朗卡.哈尔丹托(Airlangga Hartarto)上周四(11月25日)在其雅加达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政府尊重并将根据宪院的指示与国会进行沟通协商,修改综合就业法案内容。
此外,艾尔朗卡确保 2020 年第 11 号综合就业法的规则仍然有效。 原因是宪法法院只表示政府不应发布具有战略性和影响广泛的新法规,直到对《综合就业法》的内容进行修订。
通过2020年第11号《综合性创造就业法》,大约有 79 项,涵盖 11 个领域,即土地许可、投资、就业、中小微企业的便利和保护、营商便利以及研究和创新支持的相关法律都被简化。 此外,政府行政部门、实施制裁、土地控制、政府项目的便利化和经济特区 (SEZ)。
迄今为止,司法人权部已根据2020年第11号《综合性创造就业法》颁布了 49 项实施条例。这 49 项政府条例和总统条例的颁布旨在吸引海外投资。 其中之一是通过简化许可和削减繁文缛节程序和官僚作风。 49条实施条例被列入已颁布的衍生规则清单。 此前,有2个政府条例(PP)被设定为法规,即2020年关于投资管理机构的第73号PP和关于投资管理机构初始资本的2020年第74号PP。
起初,在《综合性创造就业法》通过后和主权财富基金 ( Sovereign Wealth Fund 简称SWF) 成立后,政府似乎对其继续建设发展感到乐观。正如佐科威总统所说,希望许多全球投资者将他们的资金投入主权财富基金。 预计很快就会有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流入,并将用于建设国家战略项目。
我们希望政府能够通融并根据宪法法院裁决中建议立即改善相关法案。 但更重要的是,政府和国会必须将宪法法院裁决作为宝贵的教训,即任何法案的制定必须更加开放、具有抱负、听取大众的声音和包容而不是仓促制定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