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用不太令人信服的理由奉行使企业家感到迷惑的政策。当国际市场价格飙升时,政府却反而禁止出口。政府似乎想帮助供应短缺导致电力生产受到威胁的国家电力公司(PLN,国电)。
这似乎是一种两难的状况。如果国电煤炭燃料短缺的话,各地区的电力生产可能会中断。然而,这一突如其来的决策也不明智,因为企业必然有了中长期计划,其中一些甚至受到出口合同的约束。
值得调查研究的是国电的库存管理如何满足其燃料需求,或是由于错误的计算导致短缺。此外,国电的采购价格也应该重新审视,因为与国际市场相比差异非常大,难怪煤炭生产商更喜欢出口。
能源和矿业资源部禁止在2022年1月1日至2022年1月31日期间出口煤炭。此前有报道称,国电总裁告诉政府,蒸汽发电站(PLTU)的煤炭供应目前处于关键时刻,国内电力的煤炭供应量非常低,有可能会对国家电力系统产生影响。
因此,能源和矿业资源部禁止从2022年1月1日至31日向国外销售煤炭,矿业公司必须为国内需求提供所有煤炭生产。已在装货港或船上的煤炭应立即发送至国电和私人发电商(独立发电商/IPP)拥有的蒸汽发电站。
该新政策规定:“将根据国电和IPP集团实现的煤炭供应,评估和审查上述海外煤炭销售禁令。”
企业家当然难于接受这项政策。印度尼西亚煤炭开采协会(APBI)总主席Pandu Sjahrir承认,他不同意政府根据能源和矿业资源部矿产和煤炭总局编号:B-1605/MB.05/DIB.B/2021,日期为2021年12月31日的信函发布的禁止煤炭出口政策。
据印尼煤矿业协会(APBI-ICMA) 总主席Pandu Sjahrir说,该政策是未经过与商业参与者讨论的情况下仓促发布的。2022年1月1日,Pandu在Situsenergi.com收到的官方声明中说:“我们表示反对,并要求能源和矿业资源部长立即撤回这封信。为此我们已经正式于2022年1月1日寄函能源和矿业资源部长,同时附上几位相关部长的副本。”
据他说,克服包括独立发电商在内的国电集团蒸汽发电站煤炭供应危机的解决方案,理应先与业务参与者讨论,以便为各方找到最佳解决方案。
他强调:“在履行2022年国内市场义务(DMO)的背景下,于2022年1月1日对所有煤炭业务参与者实施出口禁令制裁是不相宜的,2022年国内市场义务的实施时间应为2022年1月至2022年12月。”
我们认为需要一个沟通平台,让国民煤炭企业家参与政策的制定。通过这种方式,政府、国电和企业家可以一起分析与该业务相关的各个方面,以便拟订中短期政策。
看来有很多问题需要政府、国电和企业家坐下一块商议,因为有记录显示2021年煤炭出口仅实现61%左右。那么为什么国电会出现供应短缺?难道生产数据、出口数据和国电库存数据不准确?
这就需要各方为更大的利益开诚布公。因此,不应有突然出台的政策,以致适得其反破坏了商业环境。为什么企业家向国电履行供应承诺的实现率较低,还必须对其进行深究评估。应该有一个动态的价格机制,这样企业家在履行其国内供应义务时便不至于受到损失。
对操纵煤炭库存者政府则须采取行动,此外还要能够客观、坚决行动,维护国家利益。鉴于政府和商界一些不法分子的行为,问题往往变得复杂化,他们为一己私利,全然不顾国家的更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