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议长布安(Puan Maharani)表示,我国人民正在等待政府迅速采取措施,以便降低近期日益昂贵的食用油价格。周三布安在雅加达的一份书面声明中说:“人民期待政府尽快出手,控制市场上居高不下的食用油价格。”
这是一项重要的声明。因包括食用油在内的基本必需品价格上涨,国会议长试图缓解人们的沮丧和焦虑情绪。来自多个地区的报告显示,一段时间以来食用油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布安认为,国家食用油价格长期处于不受控状态,最终给民众造成了困难。布安说:“加上自去年年底以来,其他基本必需品的价格也涨升,这种情况对小市民来说真的不容易。”
布安明白由于国际粗棕榈油(CPO)价格飙升,食用油价格水涨船高。即便如此,政府从一开始就应该进行干预,以免食用油价格继续攀升。布安希望政府与各地区的相关机构定期举行市场运作,以继续确保市场上食用油的供应,从而避免缺货发生,价格也能恢复稳定。”
由于食用油的价格太高,许多小商贩叫苦连天,其中是沿街售卖油炸食品小贩。布安强调,在新冠病毒(COVID-19)流行期间,政府必须立即进行价格管控,减轻民众的经济负担。
中央统计局(BPS)指出,在2021年底发生的食用油价格飙升,足以使2021年的通货膨胀率上升0.31%。
自2020年7月以来,食用油价格已上涨46.32%。根据战略食品价格信息中心(PIHPS)的数据,截至2021年12月31日,食用油的价格已经高达每公升1万9900盾。
1月5日周三,经济统筹部长艾尔朗卡(AirlanggaHartarto)在一份新闻声明中表示:“目前CPO价格的上涨确实影响了消费者,作为其衍生品之一的食用油价格也免不了跟着上涨。”
一些食品价格在年底前有上涨趋势,政府已努力推行稳定价格措施以降低之。其中的一个步骤是由政府与食用油生产商和零售商共同进行的,即通过提供1100万升,每升价1万4000盾的简单包装食用油方案,通过市场操作方案实施,特别是在2021年圣诞节和2022年元旦期间。
贸易部长卢特菲(Muhammad Lutfi)也证实,计划在本周或最迟在下周初以每升1万4000盾的价格生产简单包装食用油。卢特菲在周三的在线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最迟下周初开始生产,但愿本周末就开始了。”
贸易部此前认为,食用油价格飙升是由于全球CPO价格上涨所致。随后,由于CPO产量下降,植物油原料的供应量也随着减少。
然而,一些地区也有囤积居奇导致市场供应短缺的嫌疑。这一问题理应受到主管当局的注意,避免黑手党操纵把戏加剧食用油价格的混乱。
警察总长实际上成立了反食品黑手党特别工作组,以根除扰乱食品供应、囤积和操纵价格的食品黑手党。几乎所有的工作队都努力调查和逮捕嫌疑犯。然而遗憾的是,其连续性得不到保证。这样的行动只持续了几个月就中止了,因此敲诈勒索、暴行、囤积基本商品的行为再次出现,令无可奈何的民众扼腕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