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已开始撤销数千本采矿业许可证(IUP),因为该行业长期存在许多问题,此事多年来一直被忽视,尽管如今为时已晚,但政府的果断行动仍不失为值得支持的正确举措。
长期以来,许多人士都对IUP颁发的混乱表示担忧,因其负面影响非常大。加上监管不力,造成土地重叠、贿赂、不负责任的土地管理和偷税漏税的案件屡见不鲜。
我们也看到了其非常有害的影响,特别是在我国几乎所有地区发生的洪水,以及在某些情况下涉及公司的森林火灾,因而遭受的物质和非物质损失难以胜数。
现在除了林业部门的许可证,佐科威总统决定撤销2078本IUP。据投资部长/投资统筹机构(BKPM)主席 Bahlil Lahadalia称,被撤销的还包括经营利用权(HGU)和建筑物使用权(HGB)。他在上周说:“总共有2343本许可证。然而在第一阶段,先撤销2078本。其余的我们仍在核实,以跟踪其事态发展。”
许多公司即使已经获得许可证,包括借用林区许可证(IPPKH),依然弃置荒废其土地。他说:“有的许可证已经颁发,但颁发对象却不明确。有的已拿到许可证,但却又寻找买客以出售之。现在已不允许诸如此类的做法了。我们必须坚持正义。”
由于许可证持有者不活跃,也没有制定工作计划,被忽视一边的192本林业部门许可证也遭政府撤销,涉及面积为312万6439公顷。此外,3万4448公顷的废弃种植园经营利用权(HGU)也被撤销。
政府的这一行动应该得到支持,尽管事实上已嫌太迟。我们注意到根除腐败委员会(KPK)几年前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颁发IUP的背后是猖獗的贿赂和酬金。
根据KPK研究的结果,在总共1万零348本IUP中,有3982本存在不干净和不清晰(Non-CnC)状态的问题。这意味着有很多IUP持有者不适合操作经营。此外,还有很多土地重叠的问题。
已颁发的许多IUP位于自然保护区和保护林区。KPK的研究结果估计,多达490万公顷的煤矿位于自然保护区,140万公顷位于保护林区。
此外,KPK指出,90%的矿业公司没有支付其采矿土地复垦义务费。当时的KPK副主席Laode Muhamad Syarif问道:“那些钱去哪儿了?”
例如在东加里曼丹,有264个煤矿被废弃后留下深坑,那些公司并没有按照法规加以封闭和处理。此外,国家还遭到税收方面的损失,根据KPK的一项研究,大约35%的经营者没有提交纳税申报表或没有纳税。因此KPK估计,他们不遵守纳税规定的行为,使国家损失数十兆盾。
现在米煮成了饭。物质和非物质损失已非常惨重后,政府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采取坚定的措施。当然,这总比继续拖延下去要好。
我们强调能源和矿业法研究中心(Pushep)的观点,即政府该政策有必要继之以对采矿治理的进一步评估。只要该政策的目的是改善采矿企业治理,并且是重新加强采矿许可证制度努力的一部分,我们就必须给予支持。
我们鼓励政府非但不要中止对数千本IUP的撤销,还要采取措施追究这些公司对国家造成各种损失的责任。若参考几年前KPK的调查结果,矿业经营中存在着包括逃税等许多犯罪行为。
政府果真想改善采矿治理的话,就须对那些不负责任的人采取适当的法律行动。否则,上述IUP撤销步骤将不会产生威慑作用,因此犯罪行为很可能重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