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世界上最大棕榈油生产国之一的农业国,却没能以低价为其国民提供食用油,的确是够讽刺的。尽管可以找出各种借口,但已清楚地显示其管理不善以及不利于人民的经济政治。
斗争民主党(PDIP)中央理事会总主席美佳娃蒂(Megawati Soekarnoputri)批评最近食用油、辣椒等基本商品价格的上涨。本周一,她在雅加达举行的斗争民主党成立49周年在线纪念活动上发表政治演讲时说:“佐科威先生,请想象一下,昨天我看到辣椒、食用油和红葱的价格,怎么那样经典呢?真觉得不可思议。”
据她说,我国已经独立76年了,但类似的问题仍然存在。她认为其上述声明是对政府的自动批评。该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第五任总统说:“独立了76年,却还是这样,错在哪里呢?这是自动评论。我还在国会时也批评过。”
此前,国会议长布安(Puan Maharani)强烈批评了这种情况,这是可以理解的。这位看起来柔弱的女子相当严厉地批评这种情况并称之为讽刺。上周日布安在雅加达的声明中说:“国家必须确保人民能够毫无困难地享受他们国家的农产品。”
她举例说,马来西亚政府能够很好地为其公民提供食用油补贴,即将简单包装的补贴食用油价格定为2.5林吉特或每公斤约8500盾。
我国、马来西亚和泰国是供应世界棕榈油需求的三个国家。这三个国家理应能够控制国际市场价格。然而,各自政府的政策并不相同,在我国的情况并不见得更好。
目前发生的事情具有很强的讽刺意味。生产商们以适应全球市场棕榈油(CPO)价为借口一致提高价格。事实上,大型食用油生产公司从政府那里获得特权,被给予很大的油棕榈种植园土地特许权。
几家大型油棕榈种植园的经营利用权(HGU)甚至位于前林地。即便如此,政府也不能强迫生产商降低民众基本需求之一的食用油价格。
除家庭外,受冲击最大的行业是烹饪业。另一方面,政府通过贸易部实际上已设定食用油的最高零售价(HET),即简单包装食用油的零售价为每公升1万1000盾。
与其强迫食用油生产公司遵守最高零售价规定,政府选择花费3.6兆盾的国家资金补贴昂贵的食用油。据《罗盘日报》报道,贸易部将在消费者层面将简单包装食用油的最高零售价格从每公升1万1000盾更改为1万4000盾。据估计,今年世界原棕榈油(CPO)价格仍将保持高位。
援引国家战略食品信息中心 (PIHPS) 的页面,2022年1月8日每公升食用油的售价在1万9000盾至2万4000盾之间。在哥伦打洛(Gorontalo)的食用油价格每公升甚至超过2万6350盾。其实在飙升之前,这种植物油的价格约为1万1000盾至1万3000盾,具体取决于其包装方式。
政府理应能够为食用油的国内需求制定尽可能低的销售价格。此事与煤炭问题类似,政府不是也要求煤炭生产商以一定比例满足国家电力公司(PLN)的需求吗?当全球市场价格飙升时,企业家们倾向于出口煤炭,以致国家电力公司慌了手脚。今年1月政府禁止煤炭出口,并要求煤矿公司满足国家电力公司的需求。
实际上这是政府可以做到的,即要求棕榈油生产商以规定的价格优先考虑国内需求。因此,即使国际市场价格飙升,国内需求也不会受到影响。政府应该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立场,让人民在自己富裕的国家里得到公平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