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鹰航公司(Garuda Indonesia)的债务负担问题尚未了结,现在这家国有公司的管理层又面临法律问题,真可谓祸不单行。这种情况下,该濒临破产的公司负担更加沉重,以致对它的拯救过程将越来越长。
国有企业部长埃里克(Erick Thohir)毫不迟疑地亲自向最高检察院举报上述国家航空公司的腐败案件。1月11日周二,埃里克在雅加达最高检察院对记者说:“我们提供各种调查审计的证据,因此不是指控。”
埃里克部长的行动相当吸引眼球。为什么他要向最高检察院报告,而不是向肃清贪污委员会(KPK,肃贪会)报告?其实不久前,他将国有企业的各种腐败案件档案提交给肃贪会。是嫌肃贪会进展缓慢吗?
这可能是由于最高检察院在铲除大规模腐败方面的业绩提升,正如我们从Jiwasraya保险公司、Asabri有限公司、印度尼西亚出口融资局 (LPEI)和其他几家国有企业的案例中看到的那样。肃贪会本身最近忙于处理涉及地方政府官员和政客的腐败案件。
近两年来,由于管理不善,鹰航遭受了一场金融风暴般的打击,导致该公司的债务膨胀至140兆盾以上。
埃里克强调,国企部将专注于转型,使鹰航能够更加负责、专业和透明。他说:“这不仅仅是逮捕或惩罚不法分子的事,而是提升该公司的整体管理水平。”
总检察长Sanitiar Burhanuddin表示支持。Burhanuddin说:“我们正在使数据匹配和同步,不仅为了鹰航案件,也为了推进国有企业其他案件的进展。”
目前,超过470名债权人向印尼鹰航提出索赔,截止日期为2022年1月5日。他们提出高达138亿美元或相当于198兆盾的债务催收索赔。该名义金额来自印度尼西亚鹰航暂缓偿还债务(PKPU)管理团队。
验证阶段完成后,PKPU团队将在1月19日决定可纳入债务重组过程的有效名义金额。鹰航管理层已提交一份提案,通过重组过程将负债从98亿美元减至37亿美元,从而将负债减少60%以上。
埃里克此前表示,他将与牵涉被证明腐败案件的印尼鹰航出租人进行谈判,他认为出租人是鹰航最大的问题之一。鹰航有36名出租人必须重新定位,以区分出哪一些出租人涉及已被证明腐败的案件。
我们深切关注这家国人引以为自豪的航空公司所面临的巨大困难。然而,国有企业的这种问题并不新鲜,长期以来一直很难解决,可说病入膏肓。尤其是许多腐败案件和行为蚕食公司的财务。随着病毒的大流行,现在情况变得更糟。
我们当然支持国有企业部长向最高检察院举报鹰航管理层涉及其中的法律案件。长期以来,公众一直怀疑有许多寄生树和寄生虫蚕食毁坏了该国家航空公司的财务状况,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困难。
我们希望能够完全彻底地加以解决,并公开透明不要再隐瞒。如果部长已积极行事,但却半途而废没有结案,案件也没能明确公开的话,一切都白费功夫。任何违反法律的人都要面对法律,即如目前还在监狱中服刑的鹰航前总裁Emirsyah Satar经历的那样。
埃里克部长也不该止于鹰航案。不要胆怯,再进一步对其他国有企业发生的各种腐败案件提起诉讼。这很重要,它不仅关系到埃里克本人的荣誉,也增强了公众的信心,相信国有企业的管理权是在正确的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