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已在食品部门成立了一家控股公司,雄心勃勃地想提高社区所需物资的采购和分销工作的效率。崇高的目标当然必须加以支持。然而,这些大公司真的有能力担负起被委托的重任吗?这项政策又是否只是把业绩不佳的一些国有企业整合起来?
名为“ID食品”(ID Food)的新国企控股公司是五家国营企业合并的结果。在2022年1月7日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标志着该食品国企控股公司的组建过程已经完成。政府将五家食品国有企业的股份转让给作为食品国有企业控股公司的Rajawali Nusantara Indonesia(Persero)或RNI有限公司。这五家食品国有企业分别为Indonesia Trading Company有限公司、Sang Hyang Seri有限公司、Perikanan Indonesia有限公司、Berdikari有限公司和Garam有限公司。
国企部长埃里克(Erick Thohir)表示,食品国企控股的成立将创造附加值、效率、供应链强化和商业模式创新。埃里克部长在本周表示:“鉴于印度尼西亚是一个农业国家,食品国企控股的组建也是食品行业转型的首要任务。”
据RNI有限公司总裁Arief Prasetyo Adi称,上述新食品国企控股的推出激发了实现三个目标的热情。这三个目标是支持国家粮食安全,包容农民、养殖者和渔民,以及成为世界一流食品公司。
我国粮食问题复杂棘手,政府往往顾此失彼难周全。新秩序时代政府成立负责维持食品价格稳定的粮食局(Bulog),并充当农民农产品的采购机构,将其分销到市场。
然而,价格受控制的政策导致农民无法以更高价格出售产品,因此难以支付高生产成本。粮食局还必须以规定的标准价格出售食品,以防止因市价飙升而受到通胀的威胁。
如此一来,农民福利得不到改善,数十年辛苦操劳仍无法改变他们的命运。农业部门甚至出现劳动力减少的趋势。农村地区的年轻劳动力不再把未来的希望寄托在老家的一亩三分田上,以至于农村的生产能力继续下降。 
在这一领域已经非常有经验的粮食局,却没有被邀请参与食品国企控股公司的组建。由于合并的六家公司在这个领域的业绩都差强人意,真不知政府到底想往什么方向发展?
正如媒体所引述的,RNI有限公司的总裁兼董事Arief Prasetyo Adi承认,ID Food国企食品控股公司旗下的数家子公司仍录得负财务业绩。作为ID Food的控股公司,RNI定下目标,务要改善这些业绩不佳的子公司财务。
另外还有其他几个问题:鉴于六家公司的业务范围各不相同,控股公司的核心业务是什么呢?为什么不索性加入粮食局、Pupuk Indonesia有限公司和Perkebunan有限公司等其他几家具有更成熟概念的公司?
这是含糊不彻底的一步,予人仓促和方向不明的印象,以致令人置疑那些国企整合之后是否有实现上述三个崇高目标的能力。
在目前私营部门控制国内食品贸易和分销的情况下,很难指望上述食品国企控股公司能够发挥巨大而有效的作用。事实上,政府希望他们在食材的生产、采购和分销中发挥船锚一般的作用,减少市场的波动。
或许上述食品国企控股的成立,只是在国内食品贸易领域徒增一个新实体而已,很难指望它能够迈出突破性的一步并发挥重大作用,尤其不能奢望它在出口市场上有任何异军突起的表现。
毫不夸张地说,设立食品国企控股,主要是一种整合业绩不佳的6家国企的务实做法。我们并非主观武断,只是担心由于决策仓促而导致业绩不佳。除了组建概念不太清楚外,政府并没有清除其内部的“寄生树和寄生虫”。这些寄生生物会在新的控股公司继续繁衍吗?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