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最终把新首都(IKN)法律草案批准为法律(UU)。为达到1月18日周二批准的目标,讨论似乎被“加速”了,因此作出的决定是尖顶椭圆型的,而不是一致通过的。唯一正式拒绝批准上述法案的是公正福利党(PKS)派系,其他八个派系皆批准该法案。
政府如今有了法律基础,可以开始建设名为努山达拉(Nusantara)的我国新首都。该名字是由佐科威总统亲自挑选的,因为它被认为具有历史性、多样性和进步的一面。在未来,努山达拉城市有望像世界其他大城市一样成为一块全球磁石。
国家发展规划部长兼国家发展规划署长苏哈尔索(Suharso Monoarfa)在国会说:“被命名为努山达拉的印度尼西亚共和国首都,代表了财富和多样性的现实,这是促进人民公正福利的社会资本,以朝着一个先进、有韧性和可持续的未来前进。”
政府希望我国首都迁出雅加达的工作在2024年开始,尽管根据新首都总体规划,所有建设要到2045年才完成。要完成努山达拉的建设,将其转变为一个元宇宙(metaverse) 全数字化智能城市,需要20多年的时间。
我们祝贺有远见卓识,远远超出时间限制,并取得飞跃的政府。这种远见卓识不仅从我们目前的观点来看,即使从国家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也是非常重要的。东加里曼丹岛新首都的开发展示了减轻爪哇岛负担的高瞻远瞩,爪哇岛的负担着实太重,需要分布到其他地区。
然而,讨论新首都法案过程非常之仓促,好像在追逐一个不能违背的时间目标,因此我们需要提出一些重要的注意事项。实际上,讨论应该更加成熟才是,并涉及专家、学者、社区领袖和各种其他因素。这种超快速的讨论方法让我们想起不久前关于《创造就业综合法》(Omnibus Law UU Cipta Kerja)的讨论。
事实证明,《创造就业综合法》后来受到起诉,被告到宪法法院,以致作出对政府本身不利的裁决。创造就业法被认为是违宪的,因此必须在两年内予以修改。尽管政府和国会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从宪法法院的判决中可以看出,法律的制定过程是鲁莽的。
在《新首都法案》的讨论中是否再次出现了鲁莽行为?由于东加里曼丹的新首都建设从一开始就引发争议,将来在其开发过程中相信仍会出现许多问题。由于采矿活动和森林开发,原本防护林覆盖的地区如今已经萎缩。环境的破坏威胁到其周围地区,导致洪水和其他生态灾难。
环境论坛(Walhi)曾就新首都问题发出警告:如果强行开发新首都,新首都战略环境研究(KLHS)的结果显示了三个基本问题,即对水系统的威胁和气候变化的风险、对动植物的威胁以及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的威胁。
WALHI在1月13日周四的新闻稿中说:“新首都的选址是在没有明确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作出的政治决定,并没有考虑到环境的承载能力及其隐患。”
另一个大问题是需要巨额成本。在设计新首都方面政府似乎与私人、国有和外国投资者合作,并要求这些投资者共同承担融资负担。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新首都将来不像雅加达首都专区那样由省长领导,而是由听起来对投资者会更为包容的管理局负责人领导的原因。
我们希望努山达拉市的雄心勃勃项目能够按照其设计师的期望来实现。未来,这座城市将成为标志国家和民族进步的新灯塔。
但愿将取代佐科威的印度尼西亚下一届总统同样致力于努山达拉的继续发展。这方面不应被忽视。因为我们至今没有以可持续方式约束下一届政府的国家方针大计(GBHN)。我国还采用总统制,这使当权总统能够灵活地实现自己的想法和抱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