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迹象表明,我国的经济今年可能迎来流动性收紧的时刻,因此需要保持谨慎。如果上述预测正确,该情况将影响经济复苏,贷款利率也将随之上升。
尽管印尼央行(BI)刚刚将基准利率维持在3.5%,但有一些指标表明流动性正在收紧。央行估计,美国中央银行美联储(The Fed)将在2022年四次加息。1月20日,央行行长贝利(Perry Warjiyo)表示:“加息将从3月份开始,当然也会在往后的美联储会议继续。”
他表示,美联储3月份的基准利率上调幅度可能在25至50个基点之间。由于经济复苏,美联储的利率可能会随着超级大国的高通胀而增加,尽管新冠肺炎(COVID-19)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体病例还在增加,以及有全球供应链中断和能源价格上涨的风险。
众所周知,量化宽松减速是美联储为遏制经济开始好转时发生的通货膨胀而实施的货币紧缩政策。美联储减少对以前作为经济刺激措施大量购买的债券等资产的购买。
量化宽松减速是经济在经历危机或衰退后进入复苏阶段的信号。
上述山姆大叔政策的改变可能会对我国外部经济产生影响,特别是因为此举预计将导致美国债券利率上升约2%,甚至会更高。如果美国债券利率上升,就会缩小与我国债券利率之间的差距。
这种情况会导致我国资本外流。不过,贝利坦言自己并不太担心,因为目前我国的基本面非常好,比如经常账户赤字较低、巨额金融资本账户盈余、外商投资形式的资本流动和贸易顺差等。
另一个需要关注的指标是央行计划从2022年3月开始提高最低法定准备金率 (GWM)。央行行长贝利表示,法定准备金的提高将分阶段进行,直到 2022年第三季度。他还确保央行的该政策不会干扰银行信贷发放和对国家有价证券(SBN)的购买以支持国家预算融资的能力。
这是因为银行的流动性依然非常宽松,这反映在2021年12月流动资产与第三方基金(Al/DPK)的比例高达35.12%。贝利说,该比例远高于新冠肺炎大流行前只有23%的比例。
随着法定准备金正常化政策的实施,银行的流动资产与第三方基金(Al/DPK)的比例将降至30%左右。他说:“在今年第三季度之前,随着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提高,银行的流动性资产当然会减少,流动性的吸收量大约为200兆盾,存款准备金率的提高是逐步进行的。”
对于传统商业银行(BUKU),央行将从2022年3月1日起将法定准备金率提高150个基点至5%,每日履行率为1%,平均为4%。接着,央行将从2022年6月1日起将法定准备金率提高100个基点至6%,每日履行率为1%,平均为5%。然后,央行将法定准备金率提高50个基点,使其变为6.5%,每日履行1%,平均为5.5%,自2022年9月1日起生效。
有了上述各种可能性,可以估计流动性条件会趋紧,银行利率会上升,通胀也会上升。这意味着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形势将更加严峻,因企业将承担更高的成本。
我们希望政府和企业参与者能够更加谨慎地面对那些对企业活动、资本市场和国内市场影响相当大和困难的情况。如果我们能够仔细而准确地预测它,就不至于像过去那样因为量化宽松减速的影响而出现市场恐慌。
当然,政府必须更明智地确定其发展优先事项的规模,没有必要强迫自己设定超出自身能力范围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