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银行在去年末或2022年第四季度带来了有关制造业表现方面的好消息:国家制造业依然在扩张,增长率为50.06%。
印尼央行(BI)甚至更加乐观地预测,今年第一季度的加工业指数将会更大,这反映在央行发布的各种指数,其中即时制造业指数(PMI)预计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触及53.30%。
央行表示,推动2023年第一季度增长的工业部门是纺织、皮革制品和鞋类。录得增长的其他分行业有木材制品和其他林产品、化肥和橡胶制品,以及钢铁基础金属。
根据形成的组件,预测所有组件在生产量、订单总数和成品库存量方面都会增加和改善。
然而,对2023年第一季度即时制造业指数(PMI)极限的预测也需要考察正在发生的事实,特别是在鞋类等劳动密集型工业部门。在2023年开始新的篇章时,鞋类行业似乎陷入焦虑之中。
公众看到有关裁员或裁员计划的消息,这些消息开始在制鞋业的社交媒体界四处流传。
在Serang市Cikande的品牌鞋厂之一,已向其1600名员工提出辞职建议。与此同时,位于万丹省(Banten)的当格朗(Tangerang)区的德国名牌鞋业公司也从去年开始逐步裁员。
这一现象似乎证实了央行的计算与预测的矛盾,因央行预测全球经济放缓和衰退浪潮已经逼近本国家门口。越来越不确定的经营状况意味着鞋业的裁员
印尼鞋类协会(Aprisindo)表示,鞋类行业裁员现象是由出口市场订单下降引发的。订单减少的原因是欧洲和美国经济经历了衰退,降低了这些地区消费者的购买力。
与此同时,乌克兰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阻碍了供应链的流动,导致物流成本增加,这对失去大量订单的出口商来说是个不利因素。
制鞋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一部分。事实上,大宗商品和鞋类制造商本身不但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可以说是在大流行后扩张得相对较快的行业。因此,在印尼投资鞋类仍然具有吸引力。
现在他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情况和环境条件中。事实上,裁员可以影响任何制造业,无论是资本密集型、劳动密集型还是技术密集型部门。如果这些行业也是外向型产业,问题就会升级。
如今劳动密集型行业的裁员给政府敲响了警钟,政府不仅要优先保护投资者,还要优先保护该地区受裁员影响的员工。
如果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案,公司的裁员决定应该成为最后的选择。裁员只会造成经济困境,尤其是对那些不再拥有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的工人来说,而工人在推动消费和生产方面的作用明显是非常重要的。
本报敦促政府更迅速地采取行动,以免制鞋业的裁员现象蔓延到其他工业部门。希望2023年国家预算中准备的社会缓冲机制能够在抵消经济衰退的影响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但是,政府要做的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事情之一,就是加强他们之间的协调。如果每个机构部门的本位意识能得到抑制,分担责任的意识能得到增强,商业人士和工人能合作行动的话,裁员问题肯定能得到妥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