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时候用新的范式来进行管理国家能源领域!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再把能源当作单纯的商品,而必须开始把能源当成加速国家发展的资本。
我们当然一致同意,能源领域有潜力成为经济发展的资金来源,为国家工业创造附加值,并成倍地吸收劳动力。可惜的是,保守的观点使这个国家陷入原材料商品交易,尤其是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
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转型必须成为政府的优先议程。下游业发展计划不应该三心二意。政府已必须从整体上开始启动增加附加值的经济发展,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也不例外。
尤其是,政府通过投资部/投资协调机构已设计了下游业战略投资路线图,其中之一包括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据称石油和天然气下游业的投资潜力可达676亿美元。在努力创造附加值和加强石油和天然气下游业结构的背景下,这是一个充满希望前程远大的预测。
当然,下游行业的强化还需要伴随着上游行业的最大限度主动性举措。增加投资实现和勘探活动仍然必须鼓励。
政府实际上已经准备了一些策略来控制油气上游业的表现。政府提供各种激励措施、发布灵活的合同以吸引合作合同承包商(KKKS)或有兴趣在印尼投资钻探石油和天然气井的公司。
投资协调机构(BKPM)从去年开始,根据创造就业法的授权为石油和天然气上游行业提供一站式许可证服务。投资协调机构深信,应该能够协调从上游到下游的油气投资目标。
这意味着投资协调机构必须积极主动设计政策和法规,以便根据油气投资目标筹集投资。否则,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发展将因部分的旧方式原地踏步或停滞不前。
我们当然希望政府不要被国际市场石油价格持续攀升的大宗商品所迷惑,从而提高石油和天然气上游行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
加速能源转型的全球势头和承诺,也应促使印尼加快石油和天然气下游业投资,以产生广泛的乘数效应,支持国家能源安全以及增加就业。
油气下游开发与石化产业的结合是未来最具潜力的下游项目之一。预计该项目将鼓励更多地遵守碳含量最低的Euro 5和Euro 6标准,这也是印尼承诺到2060年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