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1月29日,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康涅狄格州的家中去世,享年100岁。基辛格博士是世界著名战略家,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和好朋友。
作为战略家,他既怀有崇高的理想主义情怀,又坚持现实主义原则;既改变了美国外交的历史轨迹,也重塑了美国国内的决策过程。基辛格的生平经历了一战后不成功的和平秩序缔造、二战后的雅尔塔体系与美苏冷战,以及冷战后日趋不确定与复杂的时代特征。他在众多著述中信手拈来的引经据典、纵论古今的历史向度,使其兼具学者与政治家的多元战略视角,令其立德、立功、立言于一身。同时,他的战略思想、战略设计、战略行动等也深刻影响了中美关系的战略节奏。
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和好朋友,基辛格本身就是展现中美关系历史的重要棱镜。他的战略审慎与现实主义均势观主要基于实现美国的国家利益,但同时对中美关系的缓和与维持基本的战略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主要有三个维度:作为政治家身份直接参与的战略决策与外交实践、作为战略思想家的学术影响,以及在中美之间穿针引线的访问和会谈等。其贡献与影响贯穿于中美两国半个多世纪的交往之中。
推动中美走向缓和(1968—1972年)
在越南战争后期,基辛格力推尽快实现美国在中南半岛的战略收缩。美国从越南撤军,为中美和谈提供了有利的外部环境。1971年在尼克松的授意下,基辛格执行了代号为“波罗行动”的秘密访华任务,开启了中美“破冰”之旅。1972年毛泽东主席与尼克松总统的会晤是一个时代的分水岭,从此揭开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序幕。而基辛格在幕后的谈判不仅为尼克松访华作了重要的前期准备和铺垫,更铸就了《上海公报》这份为中美关系提供框架的外交杰作。
提出对华接触战略(1972—1989年)
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一度被美国视为“友好的非盟国”。基辛格主张,从全球战略视角出发,提升中国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并重新思考中国的“性质”,改变对华战略思考的底层逻辑。随着1976年福特在总统大选中落败,基辛格从政治家身份转向国际战略学者。他先后受聘担任了乔治城大学教授和国际战略研究中心顾问,并兼任阿彭斯学会研究员、大通曼哈顿银行国际委员会主席等职。在此期间,基辛格仍然为中美双边关系的巩固出谋划策,其战略思想影响也逐渐显现。他提出的开放、稳定、繁荣的中国符合美国利益的“接触战略”,成为后来美国对华政策的基调。
主张强化对中国的接触战略而非遏制战略(1989—2017年)
从1989年到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视阈内的对华政策曾经一度模糊。但是到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包括基辛格在内的对华务实派所推崇的“接触战略”很快成为美国对华战略的主导范式。
但是进入21世纪后,美国对华政策中的消极面逐渐扩大,并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内逼近“临界点”。2014—2015年,美国国内政坛掀起了新一轮对华战略大辩论,其参与人员范围之广、战略反思程度之深,都是自1972年中美关系“破冰”以来所没有过的。
在此背景下,基辛格于2014年出版了《世界秩序》一书,以宏大的历史视野,梳理了近400年的世界历史和国际政治变迁,审视了欧洲、亚洲、中东和美国对“世界秩序”的不同认识。他明确指出,由西方一手建立并声称全球适用的秩序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他认为新秩序的建立,不是一个国家能够主导和完成的,美国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位置,不应寻求与中国的对抗。他又在2015年出版了《论中国》一书。在该书中,他从中国围棋棋理和博弈特征、《孙子兵法》这些微观视角入手,得出中国人在战略上较西方人更看重“势”而非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更看重“不战而屈人之兵”而非通过战争消灭敌人。基辛格认为中国不仅是一个实体国家,而更是一种“文化与文明”的宏大叙事。他对中国文化的解读为中美之间战略思想对话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试图扭转“竞争以制胜”的美国对华战略演进(2017—2023年)
自上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破冰”以来,基辛格往返中美之间达一百余次。然而,近年来美国试图通过“竞争以制胜”战略,防止中国的发展超越美国。如今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对华竞争面的比重明显大幅上升,涉华负面议题也越来越多。作为资深的知华战略家,基辛格在耄耋之年仍在为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建言献策。奥巴马和特朗普在担任美国总统期间,都曾邀请基辛格会面。基辛格说:“奥巴马和特朗普在入主白宫时都没有太多处理地缘政治事务的经验,因此两人都必须在任职期间经历学习过程。”2023年7月,基辛格以“普通美国公民”身份再次来到中国。他仍在观察世界的变化,呼吁中美和平共存,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
还会有下一个基辛格么?
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大战略思想家们的冷静与审慎的高贵品质。如果修昔底德、黎塞留、梅特涅、俾斯麦、斯特莱斯曼等战略家们能穿过历史看到基辛格在中美关系史上的恢宏影响,一定能很容易理解基辛格以现实主义手段实现理想主义目标的战略初衷。基辛格像马汉、斯拜克曼、凯南一样是美国历史上战略转型期的关键塑造者。基辛格不希望美国推进更容易陷入战略透支风险的超地区霸权战略。他的存在让中美关系多了一些“压舱石”。今天美国政府的决策者们必将在未来某个时刻验证基辛格的战略远见。
(秦立志 中国海洋大学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海洋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来源: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