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访专家: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社会精神病学与行为医学研究室主任、教授 黄悦勤
本报记者 张 芳
 
2022年9月1日,“962525”上海市心理热线举办周年庆活动,公布了运行一年来的接听来电情况。其数据显示,在总计接听的近5万来电中,1/4都与未成年人相关。无独有偶,今年8月,英国《柳叶刀》杂志也发表重磅论文指出,过去十年中,10-24岁年轻人,特别是年轻女性的抑郁症患病率急剧升高,这种趋势已成为不可忽视的公共卫生问题。
这篇由英国卡迪夫大学、美国哈佛医学院、美国匹兹堡大学学者联合发表的论文强调,尽管重度抑郁症在儿童中的患病率较低,约为0.6%-1.1%,但其急剧增加趋势必须引起重视。2015年一项纳入全球27个国家研究的荟萃分析结果显示,儿童及青少年人群重度抑郁症的年患病率约为1.3%。2022年发表的另一项研究给出了相似的结果,经济水平较高国家中,儿童和青少年人群的抑郁症患病率约为1.3%。尤其需要引起注意的是,抑郁症在女性中的患病率远高于男性,几乎达到男性的2倍。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社会精神病学与行为医学研究室主任、教授黄悦勤在接受《生命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抑郁症属于心境障碍分类下的一个类别,是多因素引起的情绪障碍性疾病,轻度抑郁症可自行缓解,也可发展为持续性抑郁障碍,且有复发可能。从性别上看,包括抑郁症在内的抑郁障碍,女性患病率均高于男性。
2021年9月,黄悦勤团队在《柳叶刀-精神病学》杂志发表了“中国抑郁障碍患病率及卫生服务利用的流行病学现况研究”,结果也显示,女性相比男性更易患上抑郁症。具体差异为:18岁以上女性抑郁障碍的加权终生患病率为8%,男性为5.7%;18岁以上女性近12个月内抑郁障碍的患病率为4.2%,男性为 3%。
目前,我国还没有未成年抑郁症患病率性别差异的全国调查数据,但黄悦勤表示,女性不同于男性的生理特点,以及社会对男女性预期的差异,确实可能造成女性患病风险更高。首先,女性从青春期开始就将经历多个特殊生理期。比如,每到月经期,由于性激素分泌变化,导致女性情绪波动。新论文也认为,抑郁症患病率的性别差异或许与女性分泌的雌二醇以及男性分泌的睾酮水平变化有关,因为两者间的明显差异主要出现在青春期之后,此后会在不同年龄阶段一直存在。其次,年轻人面临着升学压力、亲子关系紧张等问题,由于现代社会对女性有了更高的生活和工作的要求,不排除成年女性的压力“前移”至青春期。
《柳叶刀》论文特别提到,大约50%有抑郁症病史的青少年会复发,他们成年后患抑郁症的风险比其他人群高近 3 倍,且青春期抑郁症带来的影响或将持续至35岁以后。这也是青少年抑郁问题必须引起重视的重要原因。研究人员提醒,凡在青春期经历多次抑郁发作、父母心理健康状况不佳、有抑郁症家族史、人际关系长期紧张、存在焦虑症等共患病的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女性,就需要特别留心个人心理状态。
黄悦勤说,抑郁症的患病风险既与基因有关,也与生活环境分不开。前者无法改变,后者可以干预。年轻人的生活环境主要涉及家庭和学校两个场所。对绝大部分孩子来说,在家里都要面对升学引发的家庭压力,甚至造成亲子关系紧张,解决核心矛盾的关键就是家长主动减压,不要逼得过紧。学校教育中,面对不同学习成绩的孩子,老师有偏心的问题,此时应强调因材施教,尽可能在教学态度上对学生一视同仁;为早期发现抑郁征兆,学校还应配备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此外,社会舆论环境过度强调只有考上好学校才有好未来的观点,也可能导致压力过大,无形中给青少年套上一道枷锁,特别是处于青春期的年轻女性,本就心思敏感、情绪易波动,外部压力过大时很容易滑向抑郁症的边缘。
若不幸患上抑郁症,必须及时求助精神科医生,采取药物治疗配合心理治疗、物理治疗等方法,足量足疗程,才能达到满意的疗效。黄悦勤强调,仅有抑郁症状的人不一定必须用药物治疗,但是如果确诊是抑郁症,意味着不可能自愈,则不应拒绝药物治疗,只有遵医嘱,才能更好地控制病情,达到康复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