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1月1日欧元诞生,成为人类货币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如今欧元已经走过了25个年头。欧盟27个成员国中有20个国家参加欧元区,每天约有3.5亿人使用欧元。欧盟以外的60个国家和地区(代表全球1.75亿人口)已将其货币直接或间接与欧元挂钩。作为国际货币体系中第二货币的欧元地位稳固,2022年欧元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为20.5%,美元则为58.4%。在全球支付中,欧元占31.6%,美元占47.6%。
欧元诞生的动力来自欧洲统一的意愿
曾任法兰西银行行长和欧洲中央银行行长的让-克罗德·特里谢表示:“欧元的诞生是出于建立单一市场的需要,也是对‘统一的欧洲’的宣示和肯定。”按照特里谢的说法,欧元的诞生也是欧洲各经济体基于欧洲一体化的政治目的而博弈下的产物。
1.欧洲统一的千年之梦。
欧洲统一的思想可以追溯到查理曼帝国、神圣罗马帝国、法兰西第一帝国时期。这三个帝国几乎实现欧洲统一的梦想,但都功亏一篑。德国哲学家康德1795年发布的《论永久和平》一文对欧洲后来的知识分子和政治精英产生了影响。奥地利贵族古登霍夫-卡莱吉进一步深化了康德的思想,在1923年提出了泛欧联盟的理论。
随着纳粹在德国的兴起并执政,泛欧运动失去了空间。希特勒将泛欧思想的倡导者斥为“残渣”。1938年第三帝国合并奥地利后,古登霍夫-卡莱吉最终逃亡到了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继续倡导以巴黎—伦敦为轴心的欧洲联合。除了古登霍夫-卡莱吉外,1930年法国外长白里安在国联的演讲中也提出了建立联邦结构的欧洲联盟的构想。但他的设想并没有引起欧洲多数政治家的共鸣。
2.欧洲统一进入制度化建设。
二战结束后,泛欧运动再次燃烧,高举火炬的是温斯顿·丘吉尔。他在1946年的演讲中指出,现在欧洲应该建立一个统一的集体,创立欧洲大家庭的第一步应是在法国和德国间建立伙伴关系。没有法国和德国在精神上的复兴,就没有欧洲的复兴。
正是在丘吉尔等人的推动下,欧洲各国及加拿大和美国于1948年5月在海牙召开了欧洲大会,参会的有后来影响欧洲一体化的重要人物,包括阿登纳和舒曼。在海牙欧洲大会上,法国的舒曼提出了设立欧洲理事会及关税与经济联盟。至此,欧洲真正告别了残酷争霸、流血冲突的旧欧洲。1949年冷战成型后,法国加快改变对德政策的步伐。
法国外长莫内以法国与德国的煤钢合作为基础向总理舒曼提出了他的建议。这些建议得到了舒曼和德国总理阿登纳的支持。1950年6月,法国牵头在巴黎召集了一个跨国会议,参会国包括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三国和意大利,签署了巴黎协议。根据协议,1951年4月煤钢共同体协议签署。从此,欧洲统一纳入了制度化轨道。
在欧洲煤钢共同体的基础上,欧洲有了《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条约》。此后,从欧共体、欧盟、欧洲货币联盟,直至欧元的诞生,圆了几代欧洲人的梦。发行统一的货币与实现统一的欧洲在许多欧洲人心目中同等重要。从欧洲统一进程看欧元,欧元更是一个政治意愿的产物。
3.经济动因解释欧元诞生乏力。
“欧元之父”罗伯特·蒙代尔于1961年提出最优货币区理论,按照该理论的解释,在任意两个区域,既可以使用各自的货币,也可以使用共同货币,这取决于是否好处多于弊端。最优货币区理论考虑生产要素流动、经济开放度、通货膨胀率、政策一体化、外部冲击、转换成本等因素,以判断在两个或多个区域实行共同货币是否更有利。这一研究为后来欧元的诞生奠定了理论基础,蒙代尔也因此被尊称为“欧元之父”。蒙代尔的理论很好地解释了单一货币的原因,但不等于欧洲按照蒙代尔的理论去实践。
在实践中,关于最优货币区的标准上仍缺乏一个强有力的解释。欧元质疑派认为,从理论上看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收敛标准不足以定义最优货币区,稳定与增长规定不足以确保货币联盟需要的财政稳定条件,欧元体制难以解决成员国相对竞争力差异问题,欧元正面经济和政治效果被夸大。他们断言:“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而不是条约的质疑者,将欧洲通过平顺道路谋求共同增长的机会置于危险境地”。
欧元区的实践也表明,建立在非最优货币基础上的最优货币区,表现出其脆弱性,但这些缺陷没有阻止欧元的诞生。因为考量欧元的有政治因素,而欧元的经济作用也十分重大。欧元推动欧洲经济融合,在货币联盟成员国中降低通胀、推动经济增长、推动金融融合方面也发挥重大作用。这些经济上的利益为欧洲统一的意愿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在国际上,欧元打破了美元的霸权地位,提升了欧洲的国际地位,这是欧元在政治上的收获。
欧元危机考验欧洲维护统一的意愿
1.欧债危机引发欧元危机。
2010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希腊、爱尔兰、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合称“欧猪五国”的借贷信用降低,而部分不属于欧元区国家的欧盟成员国因为经济连动也牵涉其中。这些国家与其他欧盟成员国,特别是与德国在债券收益率差价和信贷违约掉期方面的差异愈来愈大,使得这些国家逐渐出现信心危机。由债务偿付能力危机,进而影响到欧元信用,并引发欧元汇率在2010年10月至2011年6月出现较大幅度波动。由此人们担忧欧元是否会崩溃。
2.欧元危机的实质。
欧元危机是一种经典的债务和国际收支危机,欧元区内类似希腊的国家为了当前消费融资大量举债,欧洲其他国家(以德国为代表)的金融机构则急于放贷。随着资本和货物从经常账户盈余国家流向经常账户赤字国家,这些国家的经常账户出现严重失衡。借贷促进了经济扩张,经济扩张促进了繁荣,然后是泡沫,主要是在房地产市场。当泡沫破灭时,贷款枯竭,重债国发现自己无法偿还债务,无法通过出口弥补内需,也无法借入额外资金来偿还债务。
债务危机爆发后向欧元区国家的资本流入突然停止。由于缺乏最后贷款人,危机加剧了,进而引发欧元贬值的反应。欧元危机背后呈现结构性问题,包括欧元区劳动力缺乏流动性,欧元面临非对称冲击的脆弱性以及缺乏足够的财政稳定。因为欧元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政治项目,政治目的超过了经济目的。因此,欧元危机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政治危机,欧盟面临的政治意愿对欧元危机及其解决影响更大。
欧债危机的主角是政府和市场,欧元危机具有政治性使大多数欧洲选民并没有对欧元交口称赞。相反,人们认为欧元带来了很多问题。单一货币、统一市场、技术进步固然带来诸多红利,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从中获利,精英阶层成为最大的赢家,社会贫富差距拉大。自2005年以来,欧元区整体基尼系数呈上升趋势。这就意味着绝大部分民众的生活水平有所下降。因此,化解欧元危机的关键还是看政治精英的意愿。
3.化解欧元危机的决心。
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告诉欧盟领导,危机部分源于成员国自己的错误,因为它们对于欧洲央行长期以来要求严肃财政纪律置若罔闻。欧洲央行过去一直警告需要严肃公共借贷和开支,只有这样才能把欧元区内的不同成员国凝聚在一起使用同一货币。政府在履行职责方面失败了,现在正在为此付出代价,现在是它们站出来履行责任的时候了。
2010年5月初,欧盟扩充1100亿欧元贷款救助陷入主权违约危机的希腊。6天后,欧盟又设立750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欧盟有意向市场传递出将足够支付成员国债务的信号,这个经济信号的背后是欧盟决心化解欧元危机的政治意愿。救助计划宣布以后,英国金融时报指数收市上涨5%,欧洲银行股大幅反弹,许多银行股当日上升超过20%。在该救助计划以及欧洲央行入市购买政府债的计划下,希腊主权债危机告一段落,欧元的危机也暂时解除了。
值得注意的是欧盟采取的所有行动都并非易事。欧盟的决策系统极为复杂,有着多样的制度行为体和令人晕眩的治理过程。因此,对欧盟来说,采取任何措施应对主权债务危机都是困难的。这是因为,不仅采取最佳行动会存在不确定性,而且采取行动还需要多数行为体达成一致。欧洲央行打破禁忌,绕开反对直接购买成员国政府债券的禁令更令外界刮目相看。从欧盟果断采取救助计划看,欧洲政治精英维护欧元的政治意愿非同一般。
欧元的未来
1.欧元不会崩溃。
欧元自诞生起一直遭到质疑,质疑的视角多从经济学逻辑出发,忽视了欧元的政治视角。哈佛大学教授马丁·费尔德斯坦在欧元创设一周年之际就发表文章认为,欧元是值得纪念但不值得庆祝。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则认为,货币联盟会引发更大的产业专业化、更少的多元化,所以面对冲击时抗冲击能力更弱。因此他一直认为,欧元未必能成功。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后,对欧元的疑问更多了。
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斯蒂格里茨出版了《欧元危机:共同货币阴影下的欧洲》一书,核心观点是:欧洲联合对世界的和平稳定具有重大意义,但欧洲经济一体化快于政治一体化,并在冷战结束后提速了经济整合过程,因而使得欧元存在巨大的内在问题。市场是由复杂的机构和制度构成的,基于意识形态,而非对于市场运行原理的深入理解之上的小修小补,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2018年阿绍卡·莫迪出版了《欧洲悲剧》一书,该书被《外交事务》和《金融时报》评选为2018年最佳书籍之一。该书作者历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和欧洲部主任,他对欧元的历史和悲惨后果进行了开创性的描述。他认为,欧元是错误的经济原则和愚蠢的政治决策的产物,欧元导致欧洲边缘国家不堪重负。《欧洲悲剧》成为欧元崩溃论的代表作。
权威的学者滔滔不绝谈论欧元的缺陷和崩溃,这与欧元仍然昂首挺立的现实大相径庭。原因是他们都低估了欧洲国家对统一的强烈诉求。当维护欧洲统一成为欧洲国家强烈的政治意愿时,欧元的存在就是意志的产物。欧元有缺陷,欧洲政治也没有实现一体化,但欧元也有力量。这个力量是建立在27个欧盟成员国之上的,尽管27个成员国不都是欧元区成员,但欧元产生的外溢效应也有利于非欧元区成员在欧盟内部的贸易与投资。欧元成为维护欧盟存在的一个信仰,也是欧洲统一的象征。
2.欧元无法取代美元。
虽然欧元是全球第二大货币,但欧元取代美元的前景渺茫。仅从欧元与美元比值看,1999年初欧元诞生时,1欧元可兑换1.18美元。2002年7月,欧元成为欧元区唯一的合法货币,欧元对美元的汇率基本接近1欧元=1美元的平价。现在1欧元等于1.07659美元。欧元贬值了。当全球市场有风吹草动时,美元一直是全球的避险资产。2020年3月新冠疫情引发市场恐慌期间创下高位,当时全球投资者蜂拥买入美元,造成了全球性的美元短缺和美联储的干预。
美元走强背后的主要驱动力是美国经济增长强于其他地区。2023年美国经济的年增长率为3.1%。欧洲经济因德国罕见的疲软而陷入困境,德国经济在去年7至9月期间萎缩了0.1%,欧元区去年的增长率仅为0.5%。根据欧盟委员会2月15日的预测,由20个国家组成的欧元区2024年经济增长率预计将为0.8%左右。欧元区经济与美国经济的差距,是欧元无法取代美元的根本原因。
(作者朱颖系上海师范大学天华学院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来源:第一财经)